我的厚臉皮美國夢 - 奶奶打來的越洋電話

剛到美國的我在職場上拼盡吃奶力氣求生存,對當地社交文化也是一竅不通,沒有朋友。常常週末連續兩天一句話都不用講,因為根本沒有說話的對象。當時我住的公寓旁有個海洋世界主題樂園,我最喜歡在週末的傍晚買張星光票在園區裡溜達。美國大部分的地區是不允許民眾在戶外公共區域(街道、公園)飲酒的,主題遊樂區是例外。初到美國在職場上撞的一鼻子灰卻還不得要領的我,當時最喜歡拎著一罐啤酒,獨自在遊樂園區內漫步散心。這天晚上我停在海獺池旁邊,偶而看看夜空、偶而看看池裡邊漂浮邊打瞌睡的小海獺,這時候電話響起,是我奶奶打越洋電話來關心了。振作起精神,清了清喉嚨,我接起電話說 “奶奶!美國生活很棒!吃得好住的好!一帆風順!奶奶你不用擔心!”

掛上電話,頭一低,一絲絲苦澀湧上心頭。現在低頭沒關係,明天還要更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