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價公寓篇(四) - 大亂鬥 (上)

帥哥R搬走以後,傻逼V搬進他的公寓,我和傻逼V聊了幾句以後覺得他一定是個弱智。

傻逼V很愛打鼓,而且常常在凌晨突然開始打鼓,打個五分鐘把大家都吵醒以後,會在你準備報警時就嘎然而止讓你沒轍。

幾個月後傻逼V的父母搬進來跟他一起住,三個成年人就這樣住在一個沒有隔間的10坪套房,我跟傻逼V父母聊了幾句以後覺得他們一家都是弱智。

傻逼父很愛釣魚,釣的魚通通放家裡,從此以後整棟公寓常常滿滿的魚臭味。傻逼母對我有意思,會這麼想絕對不是我自以為,傻逼母每次對我的挑逗都很露骨,有次她叫住我問“Hey Wen, guess what?”,看著滿臉庖疹、咧嘴笑卻沒有門牙的她,我無奈回問“What?”

她說時遲那時快的掀起衣服對我露奶,這輩子我第一次被自己喜歡的東西驚嚇得說不出話。現在回想起來還忍不住冷顫一下。

有天傻逼V父子釣了兩箱漁獲回家,不久後濃烈的魚腥味四處蔓延。住在隔壁的暴力哥再也忍不住,帶著朋友找傻逼V理論,暴力哥出馬當然不會輕易收手,很快跟傻逼V扭打起來,暴力哥朋友加入戰局,這時候傻逼V父母對看一眼後,毅然加入你推我打的行列。到警察抵達為止,傻逼家族還一度在混戰中佔上風。我忽然覺得這全家一起傻、全家一起打的三人有點可愛。

誇張的電影情節幾乎天天在這棟公寓上演,A哥是我覺得最和善、最正常的住戶。我常常跟他拎著啤酒靠在二樓陽台打屁聊天。

這天我加班到半夜,到家看到A哥和他的朋友N靠在二樓陽台喝酒聊天,我就湊過去閒聊。不久後樓下的暴力哥出來遛狗,A哥很乾脆的邀請暴力哥上來一起喝酒,他上來以後沒多久我就先告辭回家了,畢竟工作了15小時的我真的累壞了。回家後洗澡時開始聽到屋外傳來蹦蹦蹦人肉撞牆壁的打鬥聲,我心想“不是吧,開打的也太快”。因為當時我洗澡洗到一半,而且打架在這裡真的不是新鮮事,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。洗完後打鬥聲也停了,我很快就昏睡過去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