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價公寓篇(四) - 大亂鬥 (中)

第二天早上一出門就看到一臉疲憊的A哥,旁邊的朋友N更慘,整個臉腫得像豬頭。追問之下,A哥說昨晚朋友N和暴力哥在我回家不久就打起來了,A哥介入勸阻然後叫暴力哥回家。

A哥鬆了一口氣想說終於結束了,這時候暴力哥回來了,手上多了一把獵槍!

A哥暗叫不妙。

暴力哥命令A哥和朋友N手放背後跪下。被槍指著的兩人只好乖乖下跪。接著暴力哥抄起槍,用槍托狂尻朋友N。兩人被揍期間有鄰居報警,但是警察抵達時暴力哥已經完事回家,警察問當時已變豬頭的朋友N怎麼了,朋友N推拖說自己喝醉從樓梯摔下去,不礙事。受害者堅持說沒事,警察也只好收隊離開。

朋友N為什麼不對警察指認暴力哥?A哥解釋因為朋友N當時口袋裡有滿滿的一包古柯鹼,所以當時他根本也沒在管被打得多慘,只希望眼前的警察趕快離開。A哥接著說暴力哥一大早就自己上門跟A哥和朋友N道歉。原來因為暴力哥之前有犯罪紀錄,法官規定他不能擁槍,要是A哥對警察舉報暴力哥有槍,暴力哥就麻煩大了。

我心裡嘀咕這到底是在演哪齣連續劇啊…..然後慶幸至少還有A哥這種明事理的正常人。

這天一大早就看A哥西裝筆挺地從外面回來,我想說這麼早就去教堂啊。A哥看到我就興奮的喊到“我剛從法院回來!我的緩刑終於結束了!”

“What did you do?” 我問

A哥聳聳肩,回答說“Well… I may have beaten the shit out of somebody and that’s because she is a total ass”。意思就是A哥打了一個女人而且打到要坐牢。我沒多說什麼,默默走回房間然後開始思考,是不是該搬離這個地方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