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女中槍了

電視畫面突然插播一則緊急新聞:暴徒正在賭城一場演唱會掃射,至少50人死亡。接著手機響個不停,朋友間的群組訊息說 - T女中槍了! 

T女是我在加州的同事,長相甜美,為人開朗大方,還是公司足球隊的主將。T女熱愛運動,我和T女常常一起參加路跑競賽,而且我很少贏過她。

Tina.png

T女的男友A是我的好哥兒們,我還住在廉價公寓時,A男住在我對面的高級社區裡。當時家裡沒有洗衣機的我,常常拎著一手啤酒、帶著一籃髒衣服到他家敲門,門一開我就大聲說『It’s such a great day! Let’s hang out! : )』

A男總會沒好氣地吐槽說『老兄你想來用我家的洗衣機就直說,還牽拖這麼多…..』

這時候T女都會走出來幫我解圍,她會說『Hi Wen! Oh you got beers! Of Course you can come in!』然後笑著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當時朋友們在討論要一起去賭城舉辦的一場鄉村音樂節,我因為工作忙走不開就決定不參加。後來T女就和A男以及其他幾人一起去了賭城,一群人都是我熟識的好友,當時埋首工作、加班到沒日沒夜的我看他們一路上不斷在社群網站更新的玩樂照片,心裡又是羨慕又是嫉妒……

突然間,電視上插播了賭城演唱會掃射的死亡新聞,我心頭馬上緊了一下,不祥預感湧上心頭。

接著手機開始響個不停,朋友群組簡息中說:T女中槍了!子彈從右眼進去、後腦出來,危在旦夕。

後來聽朋友的敘述,演唱會當中剛響起槍炮聲時大家還渾然不覺,以為只是煙火,直到看到有人噴血倒下後才開始大叫『有人開槍!大家趴下!』,那時候大家不知道槍手在哪裡,有人開始盲目亂竄,有些則伏地不動,殊不知當時槍手是在演唱會旁邊的飯店房間內居高臨下、毫無阻礙地把群眾當活靶…..瘋狂逃命的大批群眾不顧身旁其他人的互相推擠踐踏,尖叫聲、慘叫聲此起彼落,現場猶如人間煉獄…..

T女突然一聲不哼的倒下來,旁邊的A男回頭一看,只見T女滿身是血、頭上開了一個洞,這時候A男抱起T女開始不顧一切的往外場衝出去求救。不幸中的大幸是一行其他人沒有被擊中,T女被送到醫院急救,A男在醫院等著兩個晚上沒有睡覺。T女過了好幾個禮拜才脫離險境,命是撿回來了,但是右眼被強迫移除,同時失去工作能力。最難痊癒的是死亡災難在眾人心中留下的陰影。 

以前看這類槍擊新聞,只覺得雖然不幸,但是離自己很遠,並沒有太多切身的傷感。但是這次賭城槍擊案,目睹身旁好友成為受害者、身邊所有的親朋好友都一起承擔慘案過後造成的混亂、震驚、焦急、與哀傷。

槍枝問題在美國政壇目前是個兩難的陷阱題,社會上槍枝氾濫,人們時時刻刻都暴露在危險之中。回頭看看台灣的情況,雖然偶有黑道擁槍自重的新聞,但是社會整體對槍枝的管制是相對嚴格的,我不知道切確數據,但是親身在美國生活過的我,深深感覺台灣的治安其實已經很好了,回到台灣的我滿心感恩。